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行业热点 > 韩国马桶配件上市企业Watos考虑出售

韩国马桶配件上市企业Watos考虑出售

来源:厨卫资讯    作者:龙二    人气:    发布时间:2020-11-28    

  卫浴头条网讯   近年来,全球企业除了面临增长问题,还有一个就是接班问题。像中日韩三国在面临老龄化加剧的情况下,接班问题更加凸现出来。以八九年代起家的一批制造企业为例,第二代接班是成为中小型公司最关注的问题。

  日前,韩国KOSDAQ上市企业Watos(Watos Korea Co.,Ltd. )创始人及董事长,68岁的宋功硕(音译(Song Gongseok)在接受韩媒采访中表示,正在考虑出售公司。这家被韩媒称为最大的马桶配件公司成立于1997年,是韩国较早一批卫浴企业,因为遗产税太高,先进不得不考虑“出售”这一选择。

  遗产税/赠与税是一个国家或地区对死者留下的遗产征税,国外有时称为“死亡税”。遗产税是以被继承人去世后所遗留的财产为征税对象,向遗产的继承人和受遗赠人征收的税。征收遗产税的初衷,是为了通过对遗产和赠与财产的调节,防止贫富过分悬殊。

  在世界范围内,已有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开征遗产税。其中韩国于2001年后,遗产税施行五级超额累进税率,扣除基本免税额后,1亿韩元以下(大约为59万RMB)的税率为10%;超过1.1亿部分税率为20%;超过5.9亿部分税率为30%;超过12.4亿部分税率为40%;超过40.4亿部分税率为50%。

  KOSDAQ在今年6月,调查了1409家KOSDAQ上市公司的1707位CEO年龄情况,平均年龄为56.3岁。50多岁的CEO人数为785位,占总数的46%,其中60多岁的CEO为447位(26.1%),70岁以上的CEO为116位(6.7%)。

  但是,由于遗产税的原因,这些企业的大多数接班人都不打算接班。根据韩国贸易、工业和能源部和韩国中型企业联合会今年发布的《2019中型企业调查》显示,在1,400家中型企业中,有82.9%的没有家族企业接班计划。

  韩国的遗产税率最高达50%,在经合组织国家中仅次于日本(55%),位居第二。此外,当赠与金额超过30亿韩元(约人民币1786万元)时,需按照最高税率(50%)支付赠与税,加上针对最大股东持股征收的附加税,总税率高达60%。韩国政府意识到税收过高,从今年开始放宽了对中小企业的家族企业遗产税的要求,但条件仍然很困难。

  Watos是典型的祖孙三代式的家族企业,主要股东为都是“宋”姓。2019年Watos公司营收183.2亿韩国(约人民币1.1亿元),今年上半年营收44.8亿韩元,营业利润为5300万韩元。目前市值为392.4亿韩元,创始人宋功硕(Song Gongseok)个人持股达到50.76%(也是唯一一个持股超过5%的股东),市值199.18亿韩元,第二大股东为其大儿子(4.63%)。其遗产税可能超过100亿韩元(约人民币5000多万元),差不多半年的营业利润。

  因此在这种情况,多数韩国中小型企业选择直接出售获得现金,而非继续运营。

  中国厨卫企业“二代接班”初具苗头

  中国目前还没有开征遗产税,民法典《继承法》立法上采取了概括的方式 “遗产是自然人死亡时遗留的个人合法财产”。只要是自然人合法取得的财产,包括虚拟货币、网络财产等,都属于遗产,可以被继承,最大限度地保障私有财产继承的需要。

  在实际接班中,厨卫企业中“二代接班”也只是初具苗头。目前中国的厨卫企业可简单概括为三类,80年末创业起家&60年代生、2000年前后开始创业起家&70年代生、2010年前后创业起家&80年代生。其中最早一批的厨卫企业创始人如今60岁左右,这一批中的头部企业,规模超过20亿或冲刺100亿,其二代正着手进入企业,例如箭牌家居、九牧厨卫、惠达卫浴等头部企业的二代已经在近两年开始在公开场合频繁曝光。

  而第二批的厨卫企业创始人正值年富力强,大部分企业规模在1~30亿左右,大部分卡在不超过10亿的关口,而接班可能还需要十几年的时间。

  而第三批企业属于后起之秀,规模大的也在5亿左右,而大部分企业规模属于千万级别企业。

  不过随着数字化和老龄化对行业的冲击,头部企业正在吸纳更多年轻、高学历的精英人士加入。一是对学历要求的提高(本科),二是对IT等提高数字化的软件工程人员的需求提升,此外就是高水平职业经理人的聘用量增加。头部企业在不断通过引入外部力量进行创新和挖掘增长点。

  而腰部企业相对来说,除了细微的数字化提升外,更多体现在品牌的提升和渠道的扩展。这部分企业更加注重增强品牌所带来的内容价值上的变化,其主要体现在不断完善的市场部团队和渠道部团队。

  而更下一层的企业,相对来说生存较困难。尤其是今年疫情的情况,一些大客户尤为集中的OEM企业,在面对更长时间的压款和撤单情况下,不得不面临破产的局面。

  这些细微的变化除了加速行业集中度提高,另一方面大部分产区城市在面临建筑卫生陶瓷等传统产业退出该地区的情况。虽然新的产区正在形成,但一个成熟产业链的形成需要十几到二十几年的时间,这其中产生的千万的就业岗位、家庭乃至衍生的产业都是不可估量的。

责任编辑:龙二